幸福一生的教育(2)

妈妈怀孕真辛苦啊。在课堂上,学生们轮流在胸前挎上书包,模拟妈妈怀孕时的样子。看到肚子里的宝宝让自己卧立难安,几名小学二年级的男孩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性教育课该怎么...


  “妈妈怀孕真辛苦啊。”在课堂上,学生们轮流在胸前挎上书包,模拟妈妈怀孕时的样子。看到肚子里的“宝宝”让自己“卧立难安”,几名小学二年级的男孩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性教育课该怎么上?在交流会期间举行的青爱工程种子师资教学成果展示会中,13名中小学教师针对我从哪里来、预防校园欺凌、认识艾滋病、正确处理异性交往关系等课程举行了课堂展示和交流活动。

  “《小霸王与受气包》《月经与卫生巾》《青春的秘密花园》谈及这些不同主题的性教育课,青爱工程办公室主任、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银俊别有一番感触。

  “我们把性教育叫做幸福一生的教育,不同的年龄段要有不同的学习内容,如果到了高中和大学再去补课就太晚了。比如说幼儿园的孩子就应该知道,自己的隐私部位别人是不能触碰的,如果这样的知识早点儿给到孩子,本可以避免很多儿童性侵害案件。”

  张银俊介绍,于2006年启动的青爱工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以“青爱小屋”作为推手,已在全国1073所学校开展了防艾和性健康教育,累计培训师资9000余人次,受益学生、教师和家长达1340万余人次,初步探索出了一套符合中国国情与青少年年龄特点的学校性教育模式。

  而所谓的“种子教师”,则是青爱工程从2015年开始的“种子师资培训计划”,针对青爱小屋的教师,进行为期4年、每年两次、每次7天的性健康教育专业培训,旨在建立起全国性的性健康师资培训平台和后备团队。

  培训老师,先从“脱敏”开始。参加培训的老师,有不少原来并非专业心理健康老师。别说讲课,就连开口也成问题。

  河南省林州市桂园学校语文教师李艳,因为拿到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懵懵懂懂”地被校长“拽”去了种子教师培训。

  “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性教育是讲什么的。在北京听专家讲课,我觉得每个字眼都很敏感,心里也有点排斥。”李艳说。

  可没过几天,李艳就脱敏了。“我越听越发现,孩子太需要这些知识了,而我们之前的教学忽视掉了这一块。”

  对此,张银俊感同身受。“很多老师都是这样的情况,都是被逼上讲台的。可一旦老师跟学生互动了、开了口,都会非常热爱性教育,真心愿意去做这件事。”

  开了口,还得开了课。针对不同孩子的阶段特点,专家和老师设置了一系列课程。例如小学一年级的“孵蛋宝宝”,用保护鸡蛋的方式感受母亲怀胎的不易;二年级了解“我从哪里来”;三四年级了解如何预防性侵;五六年级则开始学习男女的不同性征和艾滋病预防。

  “对于这些课程,孩子们没有任何排斥。他们就像一张白纸,不像我们成人一样头脑里有那么多画面。”李艳说,“老师讲课也不是知识的灌输,而是让孩子自己体验和感受。”

  四川省都江堰市顶新新建小学教师杜丽也认为,青少年的性教育开始得越早越好。

  “现在很多青少年的初次性行为提前了。如果我们的性教育及时跟上,孩子就会知道做这些事情会有什么后果,知道自己要承担的道德和法律责任。”

  接受了性教育的孩子,变化显而易见。很多孩子发现,原来性这件事,是可以和老师沟通交流的。

  “体育课遇上生理期,女孩子会明明白白地告诉老师,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扭扭捏捏。还有的女生主动跟老师借卫生巾,这在以前都是没有出现过的。”李艳说。

  云南省盈江县第一小学教师张改说,性教育课的开设,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贡献良多。

  “在少数民族地区,有些刚满18岁甚至未成年的孩子,互相看对了眼,寨子里放一通炮仗,男孩就把女孩给拐过来结婚了。上了性教育课,很多女孩认识到,不能过早地同男性有性接触。目前我们地区的怀孕低龄化趋势已经有了好转。”张改说。

  杜丽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一位女老师有个5岁的儿子。以前每次都是爸爸给孩子洗澡,有一天爸爸出差了,妈妈打算帮孩子洗。没想到儿子抗议了:妈妈你给我洗澡,不要看我的隐私部位。”

  在很多学校,性教育课都成了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性教育老师也变成了校园里的明星。“在校园里碰到学生,很多孩子都问我,李老师,你什么时候再给我们上课呀?当全校3000多名学生都能毫不费力地认出你时,你不会感到自豪吗!”李艳说。

  除了面向青少年的性教育课程,青爱工程还开设了“家长课堂”。张银俊说,每年青爱针对家长的课程就有五六百场。“做性教育,如果家长不认可则很难推进。所以我们要给家长扫盲,讲清楚性教育的重要性和价值。家长同意了,这门课才能开下去。”

  “到现在,为青爱工程捐款的人中,大部分是学生家长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性教育的价值和意义。”张银俊说。

  李艳说,现在每个学期自己都会在每个年级开一次家长课堂。除此之外,一些学生课堂也面向家长开放,让家长打消疑虑。

  “通过家长课堂,所有的家长都同意我们开设性教育课。很多家长说,性教育课帮他们说出了不好意思对孩子谈的话题。很多孩子上完课后,还会主动同家长沟通原来我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爸爸妈妈把我生出来真不容易。”李艳说。

  “做了10年青爱,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人。2008年汶川地震,我担任班主任的班级一共有60个孩子,只剩下了4个。这10年间,我学会了怎样更好地和父母、丈夫、孩子相处,学会了怎样去爱他们。”杜丽说,“做性教育,越做心里边儿越敞亮。”

  “这些默默无闻的一线老师,因为性教育课成为了全校最受欢迎的老师、成了全地区最美的老师,让他们得到了人生出彩的机会。让学生、家长、老师从中受益,正是这样的动力,驱使着我坚持把青爱工程做下去。”张银俊说。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5月17日至19日,主题为“给孩子更好的”的亚泰儿博会第二届呼和浩特儿童产业、教育培训嘉年华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开幕。…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内蒙古博物院依托丰富的馆藏文物资源,通过开展“行走中的博物馆——博物馆日校园活动周”“流动数字博物馆”“带着博物馆去看你——志愿社区行”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让馆藏文物“活”起来,搭建博物馆与社区、校园、社会公众的互动平台,加深公众对博物馆作为文化中枢的理解和认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